推荐网游

重生之冷妻不好宠

分类:

关键字:重生之冷妻不好宠全集电子书

重生之冷妻不好宠截图
重生之冷妻不好宠下载介绍

重生之冷妻不好宠全文最新章节无弹窗免费阅读,百度云资源。重生之冷妻不好宠作者娜爱之夏,讲述女主前世看错人,对其付诸真心,结果是死于非命,重生后的她,将会怎样去面对这一世所遇见的人呢?本站提供小说txt全集电子书微盘免费下载。

小说简介
前世,她痴心错付,为了那个男人与父亲三击掌,脱离了那个给予自己温暖的港湾,容貌尽毁,可是她倾注了全部心血的男人,最后却是拥着他的新欢,眼睁睁的看着她被那些地痞流氓给强至死,却是无动于衷。

重生之冷妻不好宠精彩章节阅读
 疼,阮婧瑟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两百零六块骨头似是被人活生生地给拆散,又组合在一起,如此往往复复。

    耳畔一直回响着那一阵阵猥琐令人恶寒的笑容,她的身体蜷缩在一起,瑟瑟发抖。

    “顾蔚晚,你在给我装什么死!”

    这冷冽刺骨的嗓音似曾相识,顾蔚晚?

    阮婧瑟想要努力地睁开自己的眼睛,去看看到底是在自己的耳边这般吵吵嚷嚷地,可是无论她怎么努力,却是怎么也睁不开。

    黑暗之中,却是有一团光芒朝着她所在的这个位置侵袭而至,她似是魔怔了一般,一步步地朝着光源的方向一步步的走去。

    赫然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素白色的环境,空气之中弥漫着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

    身子不自觉地一颤,却是只觉得漫天席地的疼痛席卷而来。

    她的目光被那个逆光而站的,高大的男人的身躯所吸引,虽然还没有看得见他的正面,她却是觉得无端的寒冽气息在蔓延。

    “呵,居然还没有死!”

    那个男人在她的注视之下,缓缓地转过身来,当她看清这个男人的容颜的时候,陡然一惊。

    “宋亦城!”阮婧瑟这才惊觉自己的嗓音听起来却是那么地陌生,她的声音是偏于中性的,而今自己听到的却是柔柔的玉音。

    “从鬼门关走了一遭,胆子变大了不少!顾蔚晚!”宋亦城冰冷的眸光带着嘲讽的意味打在女人的身上。

    “顾蔚晚?!”阮婧瑟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浑身的一颤,眼眸之中满是不可置信,“镜子,镜子!”

    她跌跌撞撞地下了床,疾步走进了盥洗室,当看到镜子里面那张熟悉同时却又显得那么陌生的容颜的时候,宛如被雷击打了一般,直愣愣的站在那里。

    “疯了么?”宋亦城双手抱臂,看着那个已经呆滞的顾蔚晚,目光不善道。

    她突然看着自己的那一张脸,竟是发出咯咯的笑声,那笑声宛若来自地狱的,听起来是那么的凄凉决裂。

    她颤抖着手慢慢地覆上自己的那一张脸,唇畔浮现出一抹似是自嘲却更像是愉悦的笑容。

    老天爷,既然你给予我再一次开始的机会,那么这一次,我阮婧瑟一定要曾经伤害过我的人通通付出他们应得的代价。

    从今天开始,她不再是那个阮婧瑟,而是顾蔚晚,一个从地狱归来讨命的修罗!

    顾蔚晚收回自己的思绪,这才注意到有一道灼热的视线一直在注视着自己,她倏地转过身,却是对上宋亦城那关爱智障的目光。

    “咳,那个你看够了么?”顾蔚晚轻咳了一声,显得有些不自在。

    宋亦城刚刚想要去回应顾蔚晚的话,却只听得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他淡淡的应了一句:“进来!”

    得到他的允许,门外的那个人立马就快步走了进来。

    “少奶奶您醒了啊。”那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对着君蔚晚微微倾身。

    出于礼貌,顾蔚晚却是也对他回了一礼,而宋亦城却是宛如看到了怪物一般,不过他很快就将自己的神情收敛起来,看向那个男人。

    “找到了?”

    “是,只不过……”男人犹豫着要不要把真实的情况告诉宋亦城。

    “江和,不要挑战我的耐性!”宋亦城冷然道。

    “阮小姐的尸体只能用惨不忍睹四个字来形容!”江和顿了一下,最终还是说出了口。

    而他的话音刚刚落下,顾蔚晚和宋亦城两个人的脸色却是同时变了,不过前者却是比后者更添了一丝殇然。

    “她现在在哪里?”宋亦城问道。

    “安城墓园。”江和才刚刚说罢,只听得一阵风响,宋亦城却是已然消失不见。

    “麻烦你帮我办理出院手续!”顾蔚晚只留下这么一句,就追了出去。

    天灰蒙蒙的,偶尔飘过丝丝缕缕的细雨,顾蔚晚撑着伞,一步步地走到宋亦城的身旁。

    她一直以为自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当看到墓碑那张照片笑颜如花的昔日的自己,她的心就仿佛坠入了冰窖一般。

    “宋亦城,她已经死了!”

    第一句,那个男人没有反应。

    “宋亦城,阮婧瑟死了!”

    第二句,那个男人依然没有反应。

    “我说她已经死了!”顾蔚晚加大了音量,可是下一秒她的脖颈却是被宋亦城给紧紧的扼制住。

    “你说谁死了?”此时此刻的宋亦城就像是地狱而来的撒旦一般,浑身上下无不散发着嗜血的气息。

    “我说……咳,阮婧瑟已经死了!”

    顾蔚晚却是只觉得自己好像就要窒息,原本白皙的脸颊却是憋得通红。

    “你再说一遍!”宋亦城眼眸微眯,手慢慢的收紧。

    而顾蔚晚却是完全不可以理解宋亦城这么激动的反应,毕竟在自己还是阮婧瑟的时候,这个男人却是自己的死对头。

    “我说她……”

    “呵,宋亦城你是来送阮阮最后一程的么?”

    宋亦城猛的松开君蔚晚,她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这才堪堪地站稳了身子。

    而刚刚的那一道声音,顾蔚晚再熟悉不过,这个声音的主人可说过要护她一世安好,可是最后却是将她推入恐怖的炼狱之中。

    “阮阮?温凉,这个称呼也是你配叫的么?”卿亦钊虽然面色看起来是那么地平静,可是他的声音却宛如十二月的寒冰一般,刺骨非常。

    “她是我的亡妻,我当然可以这么叫。”温凉说得那么地理直气壮。

    而顾蔚晚在听他对于自己的称呼的时候,觉得好生的讽刺,她可是看到即使在这个时候,温凉这个男人的嘴角也带着掩不住的笑意。

    “亡妻,好一个亡妻!”宋亦城倏地冷笑出声,“温凉,如若让我知道她的死与你但凡有些许的关系的话,那么恭喜你,你的噩梦即将来临了!”

    言罢,宋亦城先迈出脚步,可是走了几步,却是看到顾蔚晚那个女人依然傻愣愣的站在那里。

    正要上前将她扯过来的时候,却是听得这个女人缓缓开口说道:“温凉,你更是不配站在这里!”

    顾蔚晚说完,就越过温凉而去,她的手紧紧地攥着,手指甲深深的抠进手心的肉里面,明明疼得几乎要窒息,可是她却是浑然不觉。

  宋亦城摊开顾蔚晚的手,这才发现上面早就已经泛满了星星点点的血丝。

    “你不是巴不得她死么?”

    “什么?”

    她的记忆之中,自己与顾蔚晚那个那女人却是只有过几面之缘,这个女人何故会自己萌生杀心?

    宋亦城看着顾蔚晚一脸茫然无知,顿觉好笑。

    然而他却是没有再去理会她,径自拉开驾驶座的车门,坐了上去。

    “你筋搭错了?”宋亦顾看着轻车熟路的坐到副驾驶上的顾蔚晚,白了她一眼。

    没有明白他的话,所以她仍旧是呆呆地坐在那里,不曾移动半分。

    宋亦城索性直接提溜起顾蔚晚,打开车门,毫不怜香惜玉的给她丢下去了。

    整个人直接摔在那地上,手被那锋利的小石子给划破,殷红的鲜血瞬时间溢出。

    “你有病是不是?”顾蔚晚双手撑地,倏地站起身,死命地敲打着车窗玻璃。

    车窗玻璃缓缓降下,露出的是宋亦城那覆在薄薄的寒冰的俊脸,他只是瞪了她一眼,一脚踩下离合器,于是留给顾蔚晚的却是只有那扬起的灰尘。

    这安城墓园好死不死地偏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怕是除了刚刚那个渣男和自己,这里就只剩下那个飘荡的魂魄了吧。

    阿西吧!宋亦城,我在上上辈子一定得罪过你,不然怎么在阮婧瑟的时候被你欺负,在顾蔚晚的时候,还是被你欺负。

    顾蔚晚一个人蹲在地上,画圈圈诅咒着宋亦城。

    许是太过入神,顾蔚晚却是没有听到身后愈来愈靠近自己的脚步声。

    “顾小姐,就这样被未婚夫给抛弃了么?”温凉的言语之间流露着幸灾乐祸之意。

    顾蔚晚蓦地起身,转过身去:“你是哪只眼睛看到我被抛弃了!”

    顾蔚晚努力地将自己胸口那即将迸发出的汹涌的恨意给压制回去,如果可以的话,她是真的很想要将这个男人的虚伪的面具给脱下。

    温凉嘴角依然挂着淡淡的笑容:“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哪知道顾小姐你居然会当真。这里这么偏,除了偶尔有人来扫墓,根本就不会有什么车辆经过,所以顾小姐如若不介意的话,那么就让我送你回去吧。”

    温凉指了指停在不远处的停的兰博基尼,而那辆车顾蔚晚再也熟悉不过,那可是她积攒了将近两年的工资才买下来的。

    顾蔚晚走到车那里,下意识地抬起自己的脚,想要去踢车的,可是在看到温凉用探究的目光看着自己,她只能干笑了几声,讪讪的将自己的脚收了回来。

    你现在是顾蔚晚,不是阮婧瑟,小不忍则乱大谋,所以你一定要忍住,一定要!顾蔚晚不停的暗示着自己,这才平静下来。

    车子慢慢地行驶进在那郁郁葱葱的森林掩藏之下一座弥漫着欧氏浪漫气息的别墅。

    “你这么熟悉这里的路,莫不是经常来这里啊?”顾蔚晚解开自己的安全带,意有所指道。

    “就算我经常来的话又如何?不过只是思美人而已。”温凉言语轻佻道。

    虽然顾蔚晚面上并没有显露出什么,但是突然觉得在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好生虚伪。

    “是这样么?”顾蔚晚礼貌性地笑了笑,便就打开车门下了车。

    而温凉看到顾蔚晚已经踏入了家门,这才启动引擎,掉转了车头,驶离了君家。

    总感觉这气氛有些不对劲,因此顾蔚晚多留了一个心眼,在推开门的时候,身子倏地侧到一边,而那水华丽丽的淋在了那个始作俑者的身上。

    女人娇俏的妆容被这桶水给浇得,顿时妆粉就融了,精致的容颜现在却是堪比一个女鬼。

    “这化妆品真是劣质,强烈建议你该换一换了。”

    顾蔚晚动了动自己的手指,就越过那个女人走了进去。

    “顾蔚晚,你居然敢欺负到我的头上!”

    那个女鬼,不对是女人冲到顾蔚晚的面前,气急败坏道。

    “顾安早,你这像什么话!你的妹妹才刚刚出院,你就这么大呼小叫的!”

    浑厚的男中音就这么突兀的插入到他们之间。

    “爸,你看看我现在这副模样,你居然还说我欺负她!”顾安早指了指自己狼狈的模样,怒然道。

    而顾蔚晚这才知道原来这个女人居然就是自己现在原主的那藏头露尾的私生女身份的姐姐顾安早。

    “道歉!”顾旭若把目光转向那个一脸云淡风轻的顾蔚晚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我只是单纯的想要帮姐姐试一试这化妆品是不是劣质品而已。难道就这样也做错了?”顾蔚晚摊摊手表示自己很是无辜。

    “那到底是谁把我弄成现在这副模样的!”

    顾旭若还没有发话,顾安早倒是直接把他的话语权给抢了过去。

    “你们姐妹俩现在是想要让这个家永无宁日么?”顾旭若忍无可忍的爆吼了一声。

    原本还打算继续争辩下去的顾安早,被这么一吼,立马变得老老实实的,只不过看向顾蔚晚的目光充满了怨愤。

    顾蔚晚选择性的忽略了顾安早的目光,伸了伸懒腰,打算就这样走人,可是背后却是传来了顾旭若质问的声音。

    “怎么不是亦城送你回来的?”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顾蔚晚就想起被宋亦城给直接扔下车的场景,真是气死个人了。

    “他公司有事,所以我就一个人回来了。”顾蔚晚漫不经心道。

    “顾蔚晚,你这是什么态度!亦城是你的未婚夫,你这个做未婚妻的怎么对自己的未婚夫一点都不上心!”

    顾蔚晚这般的态度,却是让顾旭若一下子怒火攻心,额头上都暴露出了青筋。

    “他不是公司有事么?我作为未婚妻的,又怎么能天天赖着他呢?”

    果然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比起眼前这个完全不知道如何关心自己的女儿的感受的父亲,顾蔚晚发现还是自己的那个木疙瘩父亲惹人可爱,只是现在的他一定对那个死去的自己很失望吧。

    “男人都是朝三暮四的,要是看不好他的话,那我要你这个女儿做什么!”

    宋家是安城独一无二的存在,这个家族的每一任家主都是安城神话的缔造者。

    而宋家向来是一脉单传,故而安城那些稍有地位的人,巴不得把自己的女儿给主动送到这一任家主床上。

    而他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自己这个女儿给送到宋亦城的身边,若是她不争气,那可真是白费了他的苦心。

暂停下载
下载了当前应用的网友还下载了下列应用